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最快更新似是风雪故人归 !

    -

    下雪了, 柚宁和一只叫叮当的大猫坐在飘窗上看雪, 阿姨给她煮了柚子茶, 放了一碟姜饼人饼干。

    面前竖着一个平板, 播放的恰恰是哆啦A梦。

    她开了一罐鱼罐头喂叮当, 一人一猫端端正正盘腿坐在小矮桌前吃东西。

    毛绒绒两小只,都很乖巧。

    外面雪慢慢地越下越大了,屋子里暖气开得足, 她只穿了一件单衫, 还觉得有些热, 她把袖子挽起来一些,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胳膊, 细细的, 仿佛随时能折断了,胳膊上面系了一根红绳, 是哥哥给的——她自小体弱, 每年都要在医院待几天, 今年更甚, 有一天醒来的时候, 胳膊上就多了一只缠绕了金线和转运福珠的手链, 虽然哥哥不承认, 还说那手绳丑, 但她知道, 肯定是哥哥啦!只有他才会那么别扭。

    猫发出咕噜咕噜的满足声音。

    她伸手揉揉叮当的脑袋, 叮当终于舍得把大脸从罐头上拿出来, 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心,然后又争分夺秒去吃三文鱼罐头了。

    柚宁把姜饼人的脑袋一口咬下去,怀着满满的对姜饼人的负罪感小心地咀嚼着,最终抵挡不住饼干的诱惑,把姜饼人一口吞了下去。她觉得有一些些的无聊,哥哥来找珉澜姐姐请教作业,非要拉着她一起。

    哥哥好坏。

    这样他就可以光明正大赖在这里不走了。

    如果回家晚了爸爸责怪他,他还可以说:“柚宁黏着珉澜不走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他想和珉澜姐姐多待些时间,其实爸爸妈妈都知道啦!

    嗯,哥哥最别扭了。

    哥哥马上要高考了,珉澜姐姐去年以市状元的成绩考了B大的法学院,寒假刚回来,哥哥就问她,“柚宁,你想不想去见见你珉澜姐姐?”

    她没反应过来,只呆呆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哥哥就二话不说带着她出了门,那天周叔叔和周阿姨都不在家,珉澜姐姐穿着兔子睡衣,半睡半醒地在厨房找吃的,听见家里阿姨叫,探头出来看,一脸的错愕,拽着胸前的衣服往旁边躲。

    哥哥推了推眼镜,嗤笑一声,“别躲了,又不是没看过,害什么羞。”

    珉澜姐姐有些尴尬地走了出来,当然还是矜持地扯着衣服。

    他一本正经地解释说:“柚宁说想来找你玩。”

    之后几天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珉澜姐姐和哥哥待的时间越来越长,柚宁和叮当越来越亲密。

    谁才是真的想去见珉澜姐姐,只有鬼知道哦。

    其实柚宁知道,哥哥脸皮好厚,故意借她“骚扰”珉澜姐姐。两个人年纪是一样大的,仔细算,哥哥还要比珉澜姐姐大几个月,只是因为小学时候他从国外回来不太适应,分别留过两次级。

    这会儿他们两个在套房的小书房,柚宁一个人在卧室,只有珉澜姐姐的猫咪叮当陪着她。

    她以为今天会像往常一样等到晚饭时候,留在这里吃了晚餐再走。

    她其实是无所谓的,在家里也是自己看动画片或者练舞,她从小就比较喜欢一个人待着。

    但没多久哥哥就从小书房出来了。

    江御凡鼻梁上架着眼镜,穿着一件高领的套头毛衣,下面是卡其色的休闲裤,他过来揉了揉叮当的脑袋,叮当对他已经很熟悉了,乖巧地蹭他的手,江御凡伸手把柚宁的平板关掉了,看了眼外面的雪,想起刚刚……他抿直了唇角,片刻后又微微弯了起来。他牵小姑娘的手,“回家了柚宁。”

    柚宁“哦”了声,慢吞吞撑着手爬了起来,握着哥哥的手心,扭头对叮当说了再见。

    今天珉澜姐姐没有送他们,待在小书房里没有出来,柚宁走的时候回头疑惑地看了一眼,哥哥轻轻扯了她一下,有些不自在地说:“你珉澜姐姐有事要做,我们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柚宁又慢吞吞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出客厅的时候,珉澜姐姐家的阿姨把两个人的外套递了过来,亲切地说:“今天这么早就回去啊?怎么不再玩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江御凡推了下眼镜,扯着唇角笑了下,“珉澜赶我走呢!她下来吃饭的时候你帮我再跟给她说句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阿姨倏忽笑了,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又欺负我们珉澜啦?”

    江御凡笑了笑,“我哪里舍得欺负她,我疼她还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呀,可收敛点儿吧!我们珉澜脸皮薄,”这么直白的从一而终的孩子,还真是少见,听了这么多年,还是不太习惯。

    柚宁都害羞了,悄悄把脸藏了一半在哥哥的胳膊后面,出了门,才问了句,“哥哥,你以后会娶珉澜姐姐吗?”

    江衍修眉眼晕染出几分浅淡的笑意,“小孩子不要过问大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柚宁皱了皱鼻子,“哥哥坏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站在门廊下,江御凡看了看外面漫天大雪,把兜帽给柚宁戴上,把眼镜合上装进眼镜盒里,连带着手机塞到柚宁口袋,然后蹲下身,拍了拍自己的背,柚宁娴熟地爬了上去,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她已经十岁了,但身体还是小小的,哥哥却越抽条似地往上长,已经比爸爸都高了。

    哥哥也背过珉澜姐姐,珉澜姐姐脸都红透了。

    江御凡一边踏入大雪里,一边回答柚宁:“你和你珉澜姐姐说好的吗?都来编排我坏,我对你不好吗?”

    柚宁把小脸埋在哥哥肩膀上,瓮声瓮气地说:“你就是坏。”她年纪还小,天生又有些呆,一时也形容不出来哪里坏,但就是觉得他坏透了。

    江御凡就笑了,“我娶不娶你珉澜姐姐,当然要问你珉澜姐姐了,我自己又说了不算,你记得以后多替哥哥说好话。然后你珉澜姐姐就可以搬去我们家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住在我们家,不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柚宁眼睛亮晶晶的,“那珉澜姐姐是不是就可以陪我睡觉啦?”

    江御凡眯了眯眼睛,“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柚宁不开心了,不想理会这个傻大个。

    刚到家,正好看到爸爸和妈妈从车库出来,柚宁高兴地挥了挥手,旋即意识到自己还在生气,顿时又皱了皱鼻子。

    江衍修过来把她从哥哥背上抱过来在自己怀里,拍了拍她帽子上的雪,问她,“怎么了,干嘛皱着鼻子。”

    柚宁抱着爸爸的脖子,撒娇道:“我讨厌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,哥哥欺负柚宁了?”

    柚宁也说不上来算不算欺负,于是一板一眼把哥哥的话重复了,很有自我反思精神地反问了句,“爸爸,哥哥娶珉澜姐姐,然后珉澜姐姐就真的不能陪柚宁睡了吗?就像妈妈一样?”

    江衍修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,最后只好踹了江御凡一脚,“你都教妹妹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林景娴的魔爪已经够到了他的耳朵,压着声音吼他,“江!御!凡!你好龌龊啊!”

    “哎哎哎,小景,别,都是成年人了,留点面子行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面子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柚宁扭过头问爸爸,“妈妈为什么打哥哥?”

    江衍修开了门,抱着柚宁换鞋子,然后蹲下身给她脱外套,不知怎么回答地应了句,“因为哥哥……很讨厌。”

    柚宁“啊”了声,一脸果然不是我一个人觉得他讨厌的了然表情,脑容量小很快就忘了的她跑着去房间找妈妈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周珉澜打电话到柚宁房间,旁敲侧击地问江御凡今天为什么挨揍了。

    ——住的近,实在是没有秘密。

    柚宁一五一十交代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珉澜姐姐都没有说话,最后匆匆说了句突然有事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周家阿姨端了牛奶上来给珉澜,就看见一个文静乖巧的姑娘这会儿拿额头撞书架,脸红到脖子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是珉澜?不舒服吗?”阿姨紧张地问了句。

    珉澜忙退后了一步,摇了摇头,“啊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就是……天呐,怎么办……

    林景娴活力四射地把江御凡暴揍了一顿,最后江御凡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架着腿往凳子上一坐,摊手道:“小景,我问你个问题,接吻完女生哭了是几个意思?”说完挠了挠头,又摆摆手,“算了,你不能算女生。”

    林景娴当然又给了他一巴掌,然后幸灾乐祸地应了句,“当然是觉得被猪拱了。”

    江御凡一下子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林景娴实在不忍心打击一颗少男心,摸了摸耳朵,补充了句,“不过是珉澜的话,肯定是吓到了。”说到这里她终于又找到了揍江御凡的理由,踹了他一脚,恶狠狠地说:“瞅瞅你给人小姑娘吓的,你禽兽啊你!”

    江御凡在被母上摧残了半个世纪之久之后,终于在老爸英勇神武的一句“该睡了”之后,获得了久违的宁静,他思考了又思考之后,穿了衣服再次出了门,按了周家的门铃,“东西不小心忘珉澜这里了,我来拿一下。”

    阿姨去珉澜房间叫了声,珉澜推开门就看见江御凡那张脸,生生后退了两步,江御凡扯着唇角笑了下,“别这样,我妈刚骂了我半天禽兽,你也这样对我?”

    珉澜下意识说了声对不起,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对不起的,最后只好掩饰尴尬地问他怎么这会儿过来了。

    阿姨识趣地先下楼了,江御凡靠在她房间外的墙上,歪着头看她,“没事,就想来看你一眼。今天对不起,以后我尽量……慢慢来。早点儿睡,别乱想。”说完拿手指头勾了勾她下巴,轻笑了声,“实在想我想得睡不着,打电话给我,多晚我都接。”

    然后珉澜真的睡不着了……

    大半夜江御凡接到她短信,简洁明了四个字——我讨厌你!

    看来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她平常里可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自我感觉很有成就感,半梦半醒地哼笑了声,”口是心非。“

章节目录

似是风雪故人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北途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北途川并收藏似是风雪故人归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