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晚上骆泉从父亲的书房回到卧室,就看见白羽已经洗好了澡穿著不蔽体睡袍,趴在床上给唐田打电话,聊得风生水起,把今天A城的所见所闻全部抖了出去,连路上看见的宠物狗都没落下。    骆泉无奈地转身进了浴室,等他洗完澡出来,发现白羽还在聊,唾沫横飞地聊著自家的三弟,说他们是如何如何投缘,志向是如何如何一致,对‘钙片儿’的研究是如何如何透彻。。。。。。聊到兴奋之处细嫩白皙的小腿还在空中前後左右胡乱的舞动,睡袍早就因他大幅度的动作被高高的撩起,半遮半掩的搭在臀瓣上,深深的沟穴若隐若现,煞是勾人。    骆泉用毛巾胡乱擦了擦还在滴水的头发,然後把毛巾一把扯下丢在地上,眼神深邃地盯著床上的猎物,缓缓地踱步上前,伸出右手直捣深沟。    “啊~~~”白羽荡漾地轻声惊呼,握著手机急急地转头,看见男人淡定地俯身在自己身上,娇声道:“老公,你太坏了~~又欺负我。”    男人坏笑的勾起嘴角,右手食指指尖从嫩芽的根部缓慢的顺著股沟划到尾椎,惹得白羽轻颤出声:“嗯~~”    “白羽,你个挨千刀的。”手机里传来唐田的怒吼。    “嘟,嘟,嘟。”电话断了。    白羽索性丢开手机,侧身勾上男人的脖子,撒娇道:“老公,甜甜生气了,你要补偿我。”    (唐田在後台吐槽:生气的是我,你要毛线补偿啊?)    男人轻笑,“肛塞?”摸著穴口的固体,不似玉势那麽明显得滑顺。    白羽娇羞,蹭了蹭男人的脸颊,“嗯,刚才已经清洗过了。”    “啵~~”男人拔出肛塞,发现它很小、很短,只是浅浅地堵住了穴口,说它是普通肛塞的Q版也不为过。    白羽**肉壁很敏感,平时走路夹著玉势都容易出水,虽然现在早已适应了体内的异物,把玉势当成了身体的一部分,但只要微微一撩拨,淫液还是滋生的很快,所以肛塞才尤为重要。肛塞不需要太大太长,白羽**本来就紧,只要恰到好处的卡在穴眼上就好。    白羽舔了舔男人的双唇,色诱道:“玉势还在里面哦~”    男人下腹一紧,这小**居然把玉势整根都吞了。    “下次。”只说了两个字就敲开白羽的小嘴,把舌头窜了进去,深深地吻著他,勾起他的舌头不断吮吸著香甜的唾液,肆意扫荡小嘴里每一处甜美。    白羽跟著男人的挑逗青涩地回吻,动情的发出嗯啊的轻吟声,格外**。    “下次,在肛塞外面粘个毛茸茸的尾巴,嗯?”舌尖轻舔朱唇,感觉他的轻颤。    “坏人。”娇骂,咬了咬男人的嘴唇,解开他的浴袍,嫩滑的玉手抚摸著男人结实宽广的胸膛,时而挤压,时而轻抚,猛吃豆腐,“老公,你身材真好。”线条分明的胸肌和腹肌,结实有力,看起来又美又猛,白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    男人从容地面对他的骚扰,专心的把双手探到他的身後,伸指进去抚弄穴口的褶皱。    “水都流出来了,这麽快?嗯?”指尖一刮,怀里的身子如期的一颤。    “老公痒,再进去些~”白羽开始扭著屁股,小嘴轻吸著男人的**,魅惑地看著他。    “里面有玉势,咋进去?你告诉我。”手指触碰到了**里安分的细线,用指尖勾起,穴水顺著细线滑下,连著肉壁牵起了几条淫丝,非常靡乱。    “拿出来,里面痒,动动~”白羽难受地开始蠕动**,希望能减轻瘙痒,可惜用错了方法,反而让穴眼流出了更多的骚水,男人整个右手手掌都被弄的湿哒哒的。    “这里可以不?”在他耳边轻轻地一说完,就著玉势的深入,用食指和中指夹著稍小的玉势那端,顺时针一转。    “啊~~~”白羽扬起优美的脖子,爽得全身拱起,把乳凸送进了男人的嘴边,淫叫出声。    男人淡定地吃著送上门的美味,右手开始熟练的**、转动著白羽**里的玉势,看著眼前开始微微泛红的肌肤,男人胯下的巨龙开始觉醒,眼神幽暗。    可是不够,还不够骚,还不够浪,“想要我操你麽?嗯?”    “想~~~啊~~~不要玉势,要老公~~~呼~~老公~~**湿了~~进来,进来~~~”    像这样用玉势不断玩弄**的举动,两人平时就做的非常频繁,尤其是在白天,虽然男人不能直接感受**的紧致包裹,但回味著其中的绝顶滋味,还是能一解饥饿的,而且肉穴玩弄次数越多,白羽吞噬**的技巧就越好,每每一到晚上就死咬著男人的巨物不放,不停地吸著它深入,像是要弥补白天的饥渴一样,这样一个调教的过程,骆泉是非常的享受。    “小妖精,要不要尝尝自己**的蜜汁?嗯?”男人把三根手指同时窜进肉穴里,转了几个圈,然後取出来放在白羽嘴边,丝丝淫液滴在红扑扑的小嘴周围,**不堪。    “啊~~~要,要吃~~~”白羽被刺激地大叫,连忙伸出舌头舔著男人的手指,原本就黏哒哒的手指被唾液全覆盖了。    白羽舔著大手,嘴里还不满足的发出水啧声,“还,还是老公的精液好吃,嗯~~粗毛那里还有一股子麝香味~比这个好吃。”    男人被他淫秽的语言刺激的倒抽一口气,胯下巨物粗筋暴起,一把推倒白羽,粗鲁地扯出玉势,完全不管白羽的尖叫,俯下身子和他对视,霸气十足地说道:“宝贝,今晚你别想睡了。”    白羽听到男人的宣言,**就像是回应他一般,穴眼涌出一大片的**,骆泉两眼发红,巨物硬成了铁棒,架起他细嫩的双腿放在自己肩膀上,伸手抹了一把穴眼儿的淫液,把湿哒哒的手就在自己巨物上胡乱抹了一把,**就抵上了**的穴眼。    白羽娴熟的调整呼吸放松身子张开双腿,等著男人贯穿自己,占有自己,乖巧又温顺。    **在穴眼处来回的磨蹭著,**溢出的点点白浊和**的淫液融合在一起,涂满了白羽的深沟。    白羽被**所支配,淫荡的身体早已经不起漫长的折腾,他张开殷桃小嘴,呜咽地求道:“老公,操我~~进来操我啊~~~”    “宝贝,用什麽操你?”男人深吸了一口气,俯下身体更贴紧白羽。    “老公的**,快进来操你的女人。”最後一个尾音才发出了一半,白羽就被一捅到底的铁棒贯穿了,他被插的接不上气,比玉势大一圈的**瞬间刺穿了**,袭来的剧痛把白羽逼红了眼,泪水止不住的顺著眼角滑落,男人刚才实在太猛了,完全没给他适应和喘息的时间,一捅到根部,两个饱满的肉蛋已经贴在了臀瓣上。    “呜呜~~~痛~~~老公,好痛~~~”浑身痛得剧烈颤抖,搂著男人的脖子寻求安慰,痛感已经远远超越了两人结合的快感。    骆泉轻轻舔去他不断涌出的眼泪,心疼地说道:“宝贝,记住这种痛,这是破处的感觉,我是你第一个男人,也是你唯一的男人,记住了吗?”    白羽颤微微地点点头,被男人欺负的可怜兮兮地开口:“我是处子,没被其他人碰过,老公,抱抱,好疼,呜呜~~~”    之前在车上,他每次都是花了很多时间一边等白羽适应一边慢慢进入,才最後占有了这具美妙的身子,直到今天才让他体会到第一次破处的痛感,骆泉的独占欲非常强,破处绝对是一个必要的过程,所以就算白羽很怕疼,但还是要这麽做的。    其实白羽的**从一开始就很紧,是属於天然的紧致,两人能这麽性福都是多亏了每天玉势默默地扩张,现在这样突然被贯穿的举动,**绝对是犹如撕裂了一般,这样的痛他绝对不会再让白羽体会第二次的,比割他自己的肉还难受,幸好没有出血,真是万幸。    所以就算现在男人下身也硬得发痛,额头隐忍出来的汗珠一滴一滴全落在白羽身上,骆泉也耐著性子等他适应。    白羽苍白的小脸,发青的嘴唇,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喘著气抽噎著,双腿无力的搭在男人肩膀上,眼睛紧闭,眼睑一直在颤动,泪水还在不断地从眼角涌出,这麽水灵灵的宝贝,含著金汤勺出生的,估计从来没这麽痛过。骆泉有些後悔了,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。    “宝贝,不疼,不疼了,老公发誓不会再有第二次了,别哭,宝贝,老婆。”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不会安慰人,现在做也做了,要是抽出来,只会更伤他。    白羽听出了男人的怜惜,泪水涌得更凶了,张开红红的双眼,泪光闪闪,把头埋在男人颈间,勇敢地说道:“我,我已经没事了,老公,可以的。”说完还收缩了一下肉壁。    骆泉倒抽一口气,本就已经濒临失控边缘了,这白羽简直就是在火上浇油。    豆大的汗珠从下巴滴落,男人牙都快咬碎了,“我慢慢来,宝贝,忍忍。”男人开始慢慢地抽送腰肢,**浅进浅出开始律动,白羽随著他的规律尽量回应著蠕动**。    “啊,啊,唔,呼~嗯~”白羽短促的呻吟就是最好的催情剂,肉穴逐渐认出了这个**的触感,开始欣喜的接纳这位常客,穴水越来越多。    “啊~~~嗯~~~”娇吟终於响起了。    男人大喜,抽出一半的巨物,然後猛得贯入,直撮骚心。    “啊~~~那里,老公~~~嗯~~~就是那里~~~”快感来袭,疼痛远去,白羽撑起臀部向男人贴去。    男人憋了很久的**终於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,抓著尤物的双腿,**开始在**里横冲直撞,速度越来越快。    “啊啊~~~好棒~~老公~~~啊~~嗯~~~太快~~~啊~~~~~呀~~~~啊~~~~”    白羽被操的很爽,揉嫩的**不断吮吸著男人的硕大。    男人已经操红了眼,“说,顶到骚点了吗?操的你爽不?”    “顶到了~~~老公啊~~~~好粗~~~老公你的**~~~唔~~~太大了~~顶死你女人了~~快操我~~”    每一次巨物的深入都被**吸咬著不肯松口,男人发了狠,“MD,操死你,这样根本不够,**,我们换个姿势让你更爽。”说完就著**还在白羽**的姿势,直接把他翻了一个身,改成跪趴在床上。    “啊~~~~”**的翻搅刺激的白羽全身一阵痉孪,嫩芽毫无征兆的喷洒出白浊,白羽尖叫的直接射精了。    “操,淫荡的老婆,你居然都射了,**,你就不怕今晚被干出尿来?”骆泉看著棉被上的浊液,忍不住发了狠话,但又怕玩的不尽兴,他从射精後浑身酥软的**身体里退出来,下床去衣柜里拿了一条深色的领带来,然後重新压在这个早已被自己征服的尤物身上,握著领带伸手到他胯下,在软下去的嫩芽上缠了几圈然後打了个结。    “老公?”白羽脸埋在枕头里,发出了闷哼声。    “你会感谢我的。”骆泉咬了咬他可爱的耳朵。    这句话白羽记了一辈子,因为从这以後他终於体会到了男人勇猛,这个领带还被他珍藏了起来。    男人说完後重新冲进了**的**,背後插入这种姿势,对白羽来说是最轻松的,对男人来说也是操的最深入的,完完全全没有任何外界的阻挡,捏紧双臀,强健有力的腰肢就狂动起来,铁棒一样的肉杵一次又一次狠狠地深入,白羽快感袭来,嫩芽又颤微微的抬头了    “嗯~啊~~啊,啊~~” 白羽微张的嘴巴只够他勉强喘气用,唾液不断地从嘴角溢出,诱惑无比。    男人就像打桩机一样一刻不停歇,每一次**的抽出都带著内壁的穴肉,粉嫩剔透,就像一朵绽放的花一样,令身上的男人痴迷。    “老婆,吸的真紧,这穴太爽了,操死你,天天都操你,呼~好爽。”骆泉情到深处,前几年的浪子品性开始慢慢体现出来。    “啊~~老公~~操我~~好猛~~~要顶坏了~~啊~~~”    “不猛怎麽满足你这个**?顶到你的骚心,满足你的淫荡。”    “唔~~~不要了~~~太深了,要顶穿了啊~~~~老公~~~”男人一次比一次顶的深,他整个身体都朝床头冲去。    不够,还不够,“顶到你子宫不是更好?扎爆它。”    “嗯~~子宫,顶~~~顶进来~~~我是你女人~~~啊~~~~顶进子宫~~~啊~~~”    **被**的操干玩弄的滚烫似火,男人被这种炙热的包裹弄的失了理智,狠抽出来,又用力猛插进去,每次都挤进最深处,两个饥渴的肉蛋不断地拍打著双臀,也叫嚣著要一起进入那**多汁的**。    “不~~不行了~~~老公,放~~啊~~~~开嗯~~~~~唔~~~~~”嫩芽棒被领带紧紧栓住,**无处发泄,白羽扭动著腰肢,寻求发泄,这样的举动无疑引来了男人肆虐的贯穿。    “啊~~老公,不要了~~~放了我~~~啊~~~不~~~~要爆啊~~~了~~~~”    “爆了?呼~~那你干脆就用**射出来~~~今晚你别指望我会放过你。射啊~用你的**喷出汁儿来。”男人啪啪啪的抽打起他的嫩臀,一片片红色让白皙的身子格外炫目。    “不~~~不要~~~老公~~~求你~~~~不要~~~啊~~~~~受不了了~~~~啊~~~~”白羽被无法发泄的**逼出了眼泪。    男人在他身上操弄不停,看著这个像女人一样任由自己操弄、把玩的身体,巨棒又粗大了几分。    “啊~~~~不要~~~~不要再大了~~~~太猛了~~~救我~~~啊~~~~要穿了~~~会死的~~啊~~~要死了~~~”白羽被干疯了,连连求饶。    男人**狰狞的青筋已经爆起,白羽尖叫的时候不自觉的又收紧了肉穴,被刺激的也快坚持不住了,心里恼怒,猛然又把白羽翻身面对自己,无视白羽发狂地淫叫,霸道地说道:“宝贝,再淫荡点儿,老公就放过你。”    “老,老公~~~你太猛了,**~~啊~~又粗又大~~~干死你女人了~~~~你放过~~我啊~~~我以後嗯~~~都啊~~~好猛~~~都插著你的**~~~睡觉~~~~啊~~~老公~~~我是你的女人,给你当~~~啊~~~一辈子女人~~~生来~嗯~~就是给你操的~~~啊~~~唔~~~呼~~~求你~~~饶了你~~女人啊~~~~~~~要顶穿了~~~~”白羽癫狂著,淫语**。    精致的小脸长的倾国倾城,除了没有高耸的**,这个在自己身下的淫物,就跟女人一样没有区别任自己玩弄,事事都顺著自己,操也好,干也好,**永远敞开著迎接自己的贯穿,就像一个洋娃娃一样拨弄著骆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这个温顺的可人儿是自己的。    看著身下为自己大打开的身体,丝丝汗珠早已被**逼的布满了皮肤,晶莹漂亮,伸手扯开了白羽嫩芽上的领带,精液瞬间喷发,骆泉也迎来了今夜第一次的**。    一股一股的淫液不断的射入**的骚心,足足有一分锺之久,刺激的白羽不断颤抖,**欢喜的吞咽著精液,下体一片**。    “啊~~~呼~~~”白羽大口的喘著气,发觉男人又插了进来,浑身一阵连忙求饶,“老~嗯~~老公~~缓缓~~~”楚楚可怜地吸了吸鼻子。    骆泉把自己埋进小**的体内,感受著他炙热的穴温,甜甜他可爱的鼻尖,勾起嘴角轻笑:“才射两次就不行了?是谁说要好好侍候我的?嗯?”话音刚落就狠狠地一顶。    “啊~~~~”小****,吸了吸鼻子,无辜地说:“人家才不是不行,是老公太猛了~”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你的耐操强度挺高的,漫漫长夜,我们继续。”    男人说完,坏笑得看著白羽瞪大了双眼,腰部一个提力,噗嗤一声,又插进了风骚**的肉穴里。    “啊~~~你太坏了~~~坏人~~~嗯~~~~老公,啊~~~~”白羽刚刚才发泄过的身子敏感的要命,被男人**了几下快感又涌了上来,但已经射过两次的小**脆弱极了,软软搭在腿间,可怜兮兮地随著男人的贯穿而轻晃,随後男人控制著律动的节奏,反反复复**了百来下,小嫩芽才酝酿了足够的**悄悄地挺立起来。    “啊~~老公,骚心~~~哦~~~啊~~~~”白羽爽的呻吟起来,两腿自觉打的更开,方便男人进入。    “好乖~~”奖励似的,伸手握住颤微微刚刚挺立的小嫩芽,极具技巧的摩擦,揉弄。    “老公~~不~~不要这样~~~啊~~~受不鸟的~~~~唔~~~~”被玩的浑身泛著媚态的白羽,眼泪又笼上了一层氤氲水雾,娇喘不断的呻吟著。    “宝贝,喜欢这根吗?”另一只手拧上粉红的乳晕,挤弄、轻扯、打圈。    “喜欢~~最喜欢~~~~”白羽现在的触觉全集中在下体,    “里面湿的都快把我淹了,太骚了,说,老公操的你爽不爽?”巨物飞快的在双腿间驰骋,噗呲噗呲的**声连绵不绝。    “爽~~太爽了~~~老公干死我了~~~**要被大**干烂了~~~啊~~~”    男人之前射在最深处的精液因他狂乱的**,现在全被挤了出来,溅洒在两人的交合之处,浓密的阴毛上面全是亮晶晶的淫液,白羽胯下的两侧也粘满了白浊,男人扬起头,享受著这至高无上的美妙滋味,硕大被肉穴紧紧地箍住,淫荡的蠕动让男人舒爽极了,这是极致的鱼水之欢。    畅通无阻、任他玩弄、**、征服。    “啊~~~不要了~~不行了~~要出来了~~~不要再干了~~啊~~~~”白羽终於受不了了,男人强健的腰力无穷无尽的**,**已经被搅得一塌糊涂,**不堪,任由男人蹂躏的穴肉,已经有些红肿了,白羽发出了雌兽般的呻吟。    “呵~”骆泉轻笑,抓起领带又给他系在小**上,夜还那麽长,射太多次他会受不住的。俯身亲吻他因嫩芽被阻而发出了呜咽,**还是不停地在湿润的**里做著活塞运动,反反复复,力道不减,两人下体早已打湿了棉被。    “呜呜~~~啊啊~~~够了~~~老公~~~~啊”白羽泣不成声,双唇被骆泉轻咬,他只能双手抱住男人的脖子,让身体缓解这种极致的**。    男人呼吸也越来越急促,**又几百余下,在白羽快被**逼的崩溃时,一阵狂操,张嘴轻咬他的脖子,解开他嫩芽上的领带,一股滚烫的浓液喷洒进**的G心。    “啊~~~射了~~”这边白羽也迎来了第三次**,挺立的芽头只喷出了少许的精液,粘在了男人的胸口上。    骆泉轻压在他的身上,抱著他,倾听著白羽不断的喘气声,享受著宣泄後的温存。    骆泉比在D城的时候勇猛了太多,简直就跟脱了缰的野马一样,把白羽冲撞的丢了三魂七魄,酥软的身子就跟没了骨头似的,任由男人宰割。    白羽闭著眼睛瘫在床上,呼吸浅进深处,这样凶猛的**,他既欢喜又满足。    “受得住吗?”骆泉揉了揉他的头发,亲了亲他的眼角,这种身体交合的满足不单单来自身体,还有心理,以往任何一次交欢都比不了跟白羽的**,让他舒服地想轻叹。    “嗯~~可以的,身体可以撑得住,但,咳~~但是那啥~~下面已经快没了~~”白羽睁开眼,不好意思的蹭了蹭男人的下巴。自己从小就跟著父亲和哥哥们练身子,身体从小就很硬朗,没病没痛的,所以男人玩弄的那麽凶狠,刚才整个身子都被他折成了M型,都不觉得难受,但,但问题是小**没那个资本,才第三次就已经开始稀薄了,而男人才射了两次,根本就没满足。    男人听了他的解释,埋头在他颈间闷笑,硬挺在肉穴中一直没退出来的**都有些软了。    “宝贝,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要好好侍候我,要被我操死的麽?”蛊惑地低下头,直直地望著白羽一层水蒙蒙的眼睛。    白羽羞涩,讨好地舔了舔男人的嘴角:“恩,我要侍候你,下面的嘴不行,还有上面的小嘴,只给老公操,怎麽样都可以~~”    “小**,那今晚用你的淫荡好好侍候我。”之前几次三番被他勾的差点儿失控,从现在开始就是执行誓言的时候了。    骆泉起身把他抱在了自己腿上,两人根部紧紧相连,腰部开始缓缓地用力。    之後的时间对白羽来说,可以分成两段,前一段是他撒娇+放纵主动去迎合男人的浇灌,後一段是他苦苦哀求+泪流满面被动地去满足男人的兽性。    他淫叫到最後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了,只能大口大口的喘著气,两眼无神,满脸湿痕的,软趴趴地任由男人把他摆成各种姿势玩弄,小嫩芽早已吐不出任何浊夜,**更是火辣辣地又痒又痛,意识一阵清醒一阵昏沈,每每醒来又被男人操晕厥,然後又被撞醒,反反复复直到天边已蒙亮,身上的男人还在驰骋,最後白羽惨叫著小**吐出了黄色的液体,男人才放过他。    白羽则是彻底地昏死了过去,骆泉意犹未尽地舔舔自己的下唇,回味著自家老婆的味道,缓缓地从**里退了出来,大量精液涌出,两人的下身已经找不到一块干净的皮肤了,整片整片都是**的蜜液,白羽更夸张,全身都是青红淤紫,上半身还沾满了男人的精液,乳凸更是被他啃咬的泛出了血丝。    看著被自己蹂躏了一个晚上的白羽,毫无防备的躺在床上,骆泉又想狠狠地贯穿他了,可惜穴口已经红肿不堪,必须得上药,不然明天肯定火辣辣地痛。    男人深吸一口气,抱起已经超负荷的宝贝起身朝浴室走去。    天很快就亮了,骆泉一直都没有睡,换了床单,给白羽肉穴抹了药,就侧躺在他身旁,一直静静地欣赏著那熟睡中疲倦又满足的小脸,柔情无限。    突然手机铃声不识趣的响起,男人皱眉坐起身子,接通。    “喂。”声音懒洋洋。    “呵~~昨晚累了?要不要补补?”电话里,江天城奸笑。    “订下来了?”淡定地无视之。    “恩,下下个月七号是个好日子,跟你家小兔子说说,他一定原谅你晚上的暴行,哈哈哈”终於谈妥了江家和唐家的事情,他现在心情很好,一大早就迫不及待的给骆泉拨去了电话。    “没必要。”怀里的宝贝拱了拱棉被,男人俯身亲亲他的耳发,“挂了,还没起。”    说完也不等江天城回话就直接挂了手机。    清晨第一道阳光洒进房间的时候,骆泉才搂著白羽静静地睡去,第一次跟人分享自己卧室的大床,他舍不得太早休息,这样温馨的一幕他想深深地刻进自己的脑海里和心里。    这样的幸福,他会紧握一辈子。    (END)    作者语:到这里正文就算完结了,番外篇(两人婚后的故事)随後就会跟大家见面的,再次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和投票,鞠躬~    这个男诱系列一共有四部姊妹文,喜欢的朋友可以继续往下看,亲妈一定努力写文,不让大家失望的。    目前第二部江天城VS唐田的《男诱系列之二:别扭就到碗里来》后天就会在台湾某知名网站开坑了,这是一个从网游开始的故事,大家完全可以把网游当成QQ聊天对话来看,不是专门的网游文,所以不会看不懂。网游部分只占1/3,精彩在後面,微虐+甜蜜,但愿这样的情节设定不会让大家失望。    O(∩_∩)O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此书由千千小说网网友自行上传    想看最新、最热、最好看的女生小说就来千千小说网,千千小说网开放网友自行上传小说    快来千千小说网把您最爱的小说分享给网友(www.qqtxt.cc)

章节目录

男诱系列之一:发骚就到碗里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华莲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华莲并收藏男诱系列之一:发骚就到碗里来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