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小宝一哆嗦,却不敢马上开口。只将信笺粗略看了一遍,霎时一声冷汗。

    鄢凌波僵直坐着:

    “一字一句,不许删减。”

    小宝无法,一咬牙,快速念完。只当这信笺是枚定时火药,早些念完,早死早超生。

    鄢凌波扣紧桌角,只是默然。

    小宝认得梁宜贞的笔记,自是不会骗他。那么,这封信笺…货真价实!

    “嘿嘿,”扈司青咧嘴一笑,凑上来,“明国公,你妹妹还真有意思,说什么…和亲可以,但她没有嫁妆…哈哈哈,你明国公是在乎那一点嫁妆的人么?”

    鄢凌波不语,脸色越来越黑。

    扈司青故作不查,接道:

    “不过,令妹这般佳人,便是没有嫁妆又如何?她的美貌,她的头脑,便是天底下最好的嫁妆。更要紧的是…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,渐渐勾起唇角:

    “梁南渚喜欢她。”

    鄢凌波默了好一晌,四周沉寂,才缓缓道:

    “你以为,皇上会放她来?”

    扈司青啧啧摇头:

    “谁舍得啊?!不过…梁南渚不放,她就没办法了么?国公爷,你太不了解你妹妹了…”

    说罢大手一招,歌舞四起。

    夜里,鄢凌波身居驿馆,辗转不能寐。

    宜贞糊涂啊!

    她若出一丁点事,那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了意义!那是他唯一的亲人,唯一的亲妹妹啊!

    “小宝。”他起身唤,“可有淑尔小姐的消息?”

    小宝叹了口气:

    “国公爷,这是步险棋。您不是说,不问淑尔小姐的消息么?”

    是啊,不能问。

    她那边的消息,不论好坏,都太大太要紧,只能她自己传来。旁人,是半点不能打乱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“国公爷,这个时辰…”小宝望一眼滴漏,“又该上药了。”

    鄢凌波颔首,又不由得苦笑。

    如今只有祈祷宜贞别做傻事,否则,这双眼便是好了也看不见她。倒不如瞎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边疏星一闪一闪,夜里有些生寒。

    梁宜贞骑马行在小路上,只紧了紧衣衫。

    此番出宫,她谁也没告诉。便是穗穗与逢春,她也下了药。

    此时,她们怕是同梁南渚一样,正呼呼大睡不觉晓呢!

    “驾!”

    她又抽下一鞭。

    赶路,是此刻脑中唯一的意识。一夜的狂奔,梁南渚明早就是发现,也必赶不上。何况,他还带着大军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在他之前赶到北蛮,大楚便还是没有战乱的大楚。

    只要,在他之前…

    只要,嫁给…扈司青…

    她凝了凝眉,咽下喉头的酸楚,只觉夜晚越发寒凉。疾风吹拂风帽,更打马,朝夜色深处疾行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…

    只见前头黑压压地一片。

    梁宜贞心头咯噔,一瞬握紧马缰。不会,是山匪强盗吧…

    这些日子,京城在梁南渚的治下,已是十分太平。况且这也不是山野小路,怎还会有匪人?

    她心头揪紧,正欲绕道,只见另一边亦围满了黑影。

    霎时顿住。

    四下一扫。自己…竟被包围了!

    奈何夜色太深,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人?!

    她一时十分戒备,驾马退了几步: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若是要钱,且报个数。”

    对面黑影一动不动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不要钱啊…

    那便是,冲她来的!

    “任何事都可以商量,你们围了我又不说话,是个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微弱月光中,只见一人驾马向前,身上的玄色斗篷与夜色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那轮廓…

    明晰、熟悉、永生难忘…

    是他…

    “你跑啊。”

    对面的梁南渚冷眼睨着她,不苟言笑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只见四周之人齐刷刷下马,抱拳道:

    “长公主!”

    梁宜贞下意识一哆嗦,蓦地对上梁南渚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有些怕,再没了从前的理直气壮,只低头闪躲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跑了?”

    他越靠越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老子不知道你下药啊?”

    “你又没喝!”梁宜贞低头嘟哝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理了?!”

    梁南渚眉毛一竖,一把就将她提溜到自己马上侧坐着,只将她紧紧圈在怀中。

    他胳膊的肌肉太硬,夹得她生疼。却自知理亏,又不敢叫。

    “回宫!”

    梁南渚没好气地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梁宜贞忽打断,“你自己回去,我有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梁南渚先是一愣,一口气上来直想拍人。

    “你有锤子事啊!”他吼道,“想和亲是吧?老子不许!给老子滚回宫里监国去!”

    “我本就该去和亲的。”

    梁宜贞紧蹙着眉,实在不知如何解释,心头越发烦躁。

    “你听好了,”他抬起她的下巴,“老子的江山,不会拿女人换。”

    梁宜贞心下一震。

    只是,这本该是历史,本该是宿命!

    谁知,他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,只严厉耳语道: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不管你是为着大楚,为着我,还是别的什么原因,老子不答应,你就不许去!”

    别的原因…

    梁宜贞一怔,抬起一双惊愕的眸子:

    “什么叫…别的原因?”

    梁南渚鼻息一哼:

    “你当我傻么?”

    他顿了顿:

    “自打起兵以来,你从不为我的任何决定惊讶。有时,甚至会引导我做决定。好像,你早就知道这一切…”

    梁宜贞心下一紧。

    适才在御书房,她以为他昏睡过去,说了自己不是“梁宜贞”的话…莫非…

    “那些话,便是你不说,我心里就没数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那你为何…”

    梁南渚望着她惊愕的小脸蛋,轻轻拍了拍,笑道:

    “你是谁,你从哪里来,为何会变成梁宜贞…我都不在乎。大概,你是有了先见之明,所以才去和亲?

    不过我要告诉你,历史,已经是过去,而未来,在自己手中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贞启元年,孝仁皇帝梁南渚御驾亲征,镇国安南长公主监国。

    鉴鸿司杨夫子率北金援军至。

    适时,大破北蛮。

    是年末,册镇国安南长公主为后,终其一生,后宫清冷,唯皇后一人。

    贞启二年,诞皇长子;次年,诞皇长女。

    同年,又行减赋税、查污吏之举。

    至此,百官拥戴,天下太平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百年后,孝仁皇帝陵外。

    “宜贞!丫头!”

    陵墓外的大棚内,梁父蓦地惊醒。

    “梁大人,可算是醒了!”随行的医者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闺女呢?!”

    医者语塞,神情黯淡,只看向梁父的手下。

    手下上前:

    “梁大人,小姐为国捐躯,还请大人节哀。”

    梁父心头一酸,一把抓紧褥子:

    “我就说,那座帝陵有问题,那座兄妹合葬陵有问题!”

    “兄妹?”手下一惊,“是帝后合葬陵啊。兄弟们正在记录呢!”

    梁父不信,又下墓穴。

    只见棺椁上的字已变作——

    大楚镇国安南皇后,梁宜贞。

章节目录

贵女联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沐清公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沐清公子并收藏贵女联盟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