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很久很久之后,秦青在自己世界已经很老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去找了胖局长。

    胖局长还是以前年轻的模样。

    所有时空管理局员工的时光都停驻在年轻的时候,除了他们地球人。

    几十年过去,有些事情是可以察觉到些许端倪的。

    秦青又不傻。

    对于局长这样一个存在,秦青猜测无论什么都躲不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胖局长等了她已久,秦青敲开他的办公室进来后。

    胖局长道:“我可以答应你的一个要求,看在你多年勤劳工作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秦青已经老了,她的语速很缓慢。

    她请求道:“我想请您把我送到他在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楚容能够在各个世界辗转一直陪着她,他肯定有他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胖局长道:“你将会要忍受极其巨大的痛苦,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胖局长的问话和秦青每次接任务时别无二样。

    秦青的回答仍然是: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与以往不同,胖局长补充道:“这个过程相当于二维生命变成三维生命了。不是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二维变三维。秦青认真思考,最后她的想法仍然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秦青道:“我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,我该去找他了。”

    天元大陆北部,吴国境内,云鹤山脉。

    一粉衣少女在山间跳跃,身形灵巧,落地无声,她右手执长鞭,每一甩鞭,都能打落后方的一个或几个追击者。

    许是缠斗太久,少女呼吸渐渐加快,落地有少许不稳。

    再一跳跃时,她空中变向,凭借山中树木遮掩,转道而行。

    但追击者数目众多,立即分为三组,各选一个方向前进,其中一组恰好与少女的路线相同。

    少女的武功应该到达了一定境界,她听声音判断了追击者的距离和人数,脚步顿停。

    两个呼吸过后,追击者们到达,他们呈半圆形包围粉衣少女。

    三人先跃出,用剑袭击少女头部,其他人同时正面出击,并且有使用暗器者夹杂其中。

    少女冷哼,长鞭似灵蛇,一一击落追击者,暗器则被甩回使用者身上。

    少女冷笑道:”真是不堪一击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一跃,想速速离开此地,哪知被她击伤的追击者中突然蹿出一人,来势甚猛。

    少女察觉有变,但已经迟了,来人一剑刺入少女胸膛,偏离了心脏。

    少女忍痛回击,长鞭抽向偷袭之人,将其打倒在地,再抽向其人脖颈处,立即气息断绝。

    少女没做过多停顿,听音辨向后,疾行进入云鹤山脉深处。

    深山了无人迹,树木枝杈相叠,更显幽静,偶有鸟鸣。

    秦青醒来时正是此番场景,胸口还插着长剑,低头就能见到长长的剑尖,满身血污。

    她总算记起自己是谁了,在临死前她记起了自己上一世的记忆。

    她是为找一个人而来,这一世他们有缘,可惜他已经不记得她了。

    她这一世的名字叫做叶云,是吴国尚武馆馆主的女儿。

    她父母筑基后期修士,夫妻俩老来得女,十分宝贝。

    可惜她没有灵根,法修道路不通,练武天赋又平平,以武入道可能性极小。两种修真路线都被堵死,她父母只好隐姓埋名在凡尘当一对普通夫妇抚养她长大,顺便还给她定了一门婚事。

    婚事对象是她青梅竹马的师弟楚容,为人磊落,有勇有谋。

    没恢复记忆的秦青早就对他芳心暗许,无奈一直被他拒绝。

    而刚刚秦青被追杀是由师弟楚容引起的。

    楚容没有灵根,是练武奇才,十四岁就成为了后天高手。

    江湖上后天高手不超过50人,先天高手百年难出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楚容提高自己武功境界的方法就是与已成名的江湖高手切磋。

    他遍寻江湖,无一敌手,直到某日,一先天高手察觉自己寿元将至,与他约战。此战后,楚容闭关数日,竟以武入道,成为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先天与后天区别在于先天高手排除了出生后吸入的世俗界的浊气,两者功力相当,境界有别。以武入道,则与天地沟通,武者内力转化为真元,修真之始。

    叶父叶母欣喜若狂,以武入道,若不中途陨落,金丹可期。将此子带入宗门,宗门肯定会大加犒赏他们,求两颗增寿丹也绝非难事。一定要带此子回宗门。

    叶父叶母叫来秦青,将他们的身份和此事均告知。没有恢复记忆的秦青闻言明白与父母,还有师兄,自此仙凡有别,只怕难有相见之日。

    她生性骄傲,挽留之意说不出口,遂道自己会好好过下去,父母,师兄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叶母却是不放心,走之前硬是用灵丹将秦青提升到了后天高手境界,坐稳了馆主位置。

    等叶父他们走后一个月,江湖居然有谣言生起,道楚容与那先天高手一战,得到了由后天突破先天的秘籍,楚容突破先天后,便将秘籍交给了他的未婚妻叶云,自己前往中部游历。

    秦青没恢复记忆,那个时候的她听到谣言十分震惊,但无从解释,一来师弟是真先天高手,二来他们也真是离开了北部,前往了中部。叶父叶母没告诉秦青过多修真界的事,求仙问道者向来多如牛毛,让女儿知道反倒不好。

    江湖上却有很多人信了谣言,追杀由此而来。令秦青愤怒的是,追杀她的不是别人,而是尚武馆的众多弟子,她的师兄师弟。

    秦青的境界靠丹药提升而来,平日里父母宠着,师弟楚容让着,打斗经验极少,又因是熟人,多有留手,最后被人刺破胸膛。

    秦青辨析方位,踉跄走了大概两里多路,好运没有碰到猛兽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按八卦分布的八棵参天大树面前,在其中一棵树下挖出一片古铜色钥匙后,将这片钥匙放入右斜角的那一棵树的树洞里。

    一条地道出现在八卦正中,秦青顺路下去,下方是约十米左右的方形空间,里有灵石照明,同时灵石也是阵法的核心。

    这是叶父闭关专用的洞府,外设置阵法,凡人无法察觉,走之前,叶父交代了地点和开启方法。

    没恢复记忆前,秦青本是准备在洞府里避一阵风头再出去。洞府里很空荡,只正中放了旧的黄色蒲团。蒲团上方是刚刚放入树洞的钥匙,被传送至此。

    秦青坚持到现在,痛觉已经麻痹。她伸手在蒲团中间的隐蔽细缝处摸索,掏出一个小瓷瓶。里面是叶母特意为她留下的生生不息丹。她盘腿坐于蒲团上,左右手在背后同时抵住剑背,运用内力于指尖,猛向后送,体内长剑立即被抽离,同时,云叶吞下一颗生生不息丹,运气调息。

    生生不息丹果然名不虚传,血肉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增长,秦青将内力运行一个周天的功夫,胸口处伤口完全愈合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过后,秦青调息完毕,精力回到旺盛状态,面色红润,半点也看不出之前所受重伤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离开蒲团,干脆盘腿坐在地上,将蒲团里的东西清一下。叶母在蒲团里缝了一个储物袋,把能留给自己女儿的东西都放在里面,原意希望是女儿多来此闭关,增长功力。里面有功法秘籍一本,封面无名。

    这功法秘籍本不该留,叶父叶母的宗门有规定,宗门功法不得私授。

    叶父教导武馆弟子都是用的自己从遗府捡来的不知名功法,叶父瞧着有趣,模仿跳蚤跳跃,便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给叶云留的这本功法秘籍是本心法,传言曾有人凭借它证道上古,已不可察。宗门弟子入学必学奠基心法,修行界多有拓本,叶父这才留下它。

    秦青一直未翻阅。

    没有恢复记忆的秦青心性跳脱,自傲,任性,她觉得这种难懂的东西,我既然看不透,那我就不学了。气得叶父一天没说话。

    秦青回忆起师弟楚容对于这些一点就通,当时的她不愿意学,可能有此因素在里面。

    不希望被喜欢的人嫌弃笨。

    现在秦青恢复记忆了,还是会看看的。

    开篇“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……”

    秦青心里仿佛有十八万只螃蟹横过去,道德经,你别以为换个封面,没加逗号,我就不认识你了!再翻一页,落尾”……玄而又玄众妙之门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道德经,光前面六个字就能讲一个小时的道德经。

    她将书一合,放回储物袋,估计以后也不会看了。毕竟秦青是理科生,大学工科,与所有古典文学书籍绝缘。像这种玄啊玄的东西,最宜催眠。

    最适合楚容看。

    想起楚容,秦青就来气。

    他居然什么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十多年来没有前世记忆,被这一世的父母宠到大,秦青的脾气都变成小孩了。

    秦青决定去修真界找楚容,还有她这一世的父母。

    恢复记忆的秦青舍弃了长鞭,改习剑。

    她花了两年,解决了尚武馆的事,一个人步入了在茫茫大海里的修真界传送门。

    楚容是修真界的新秀,不到两年,已是筑基后期圆满。

    秦青今世的父母做主,让他们两个结为道侣。

    楚容虽是师弟,但对秦青一直多有照顾,反倒像是师兄。

    秦青成为剑修后,楚容对她多有指点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以武入道,再者两小无猜,彼此有情义,最是般配不过。

    但是楚容拒绝了。

    长生路上,有谁能陪伴,不过是独自求索罢了。

    秦青注视他良久,终于意识到,这里是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不再是那个辗转多个世界陪伴她的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两百年眨眼而过,楚容到达分神后期,离白日飞升,长生久视,只差一步,秦青却还停留在筑基后期。

    修真世界不是属于秦青的世界,秦青练到筑基是,冥冥之中有感应自己无法再提升了。她注定度不过金丹期的天劫。上天容不下她这个外来因素。

    楚容找到了在人世间躲清闲的秦青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已经到了晋升的边缘,何苦压着自己的境界”

    筑基寿两百余载。秦青死期将近。

    秦青当然不会说自己一晋升就会死。她只道:“我本意并非长生。如此就很好。”

    两百年来,楚容对秦青的去向一直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身为剑修,秦青几番就要战死,全被楚容救回来。

    秦青觉得这样就很好了。

    即便没能如她所想,在他的世界一直陪着他,但是她也来过。

    最后秦青压制不住自己的境界。

    某天,她横渡大海,为寻找传说中的鲲鹏。

    此时,她的天劫来临了。

    天劫各式各样,没来临之前谁也不知道自己天劫的天劫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秦青在幽暗的空间无止境走着,随手用剑划向突然冲出的怪物,将其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秦青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更不知道微光从何而来。没有天,没有地,没有实物。她仿佛走在云端,又像是走在水泥路上。

    怪物出现得愈加频繁,从最开始的约一小时出来一个,到现在,一分钟一个。

    秦青诧异自己竟不觉疲惫,除此之外,也没再多的情感起伏。她像是已经麻木了,面无表情,行走在这个莫名空间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流逝了多久,她的记忆像被层层迷雾掩盖,不去认真想,就不会揭开。

    不过,她没有精力去想其他,应付怪物占据了她的所有。

    最后,秦青如往常干脆利落杀掉一只怪物,突兀的,整个空间明亮了,没有丁点预兆。

    出现在她的眼前是浩瀚星空,广袤无垠。她立在虚空,触目是星海,明明它那么远,可她却觉得每个星球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现在,她是全能的神,秦青心想。她动了,全凭直觉,她迈了一步,横跨了整个星系,停留在一个天体前。

    这个貌似漆黑的天体有着无穷的吸引力,秦青注视着它,露出漫长时光内的第一个笑容,进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嘀!嘀!警告!警告!数据异常!数据异常!”

    时空管理局技术部,蜗牛的盯着显示屏喃喃自语“怎么可能!秦青的数据完全消失了。局长会不会吃了我呜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天劫之下,神魂俱灭。

    楚容赶到时,风平浪静,碧海蓝天,不见斯人踪影。

    认识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去,对于楚容已是常态。

    叶父叶母即便有增寿丹,也在前年仙逝。

    现在,终于轮到了师姐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少岁月,楚容迎来了自己的天劫。

    度过了,与天地同寿。

    度不过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遗忘了自己的记忆,各个世界里轮回。

    在一道极致的白光闪现后,他的记忆复苏了,他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,房屋建筑十分奇异,人们使用的工具竟然也能飞上天。

    楚容记起了自己的天劫,他的目光穿透了时间与空间的扭曲,看见无数个自己,或年老,或垂髫,或壮年。

    “楚容!楚容!”

    微弱的声音引起了楚容的注意,他偏转视线,低下头,看到了秦青。

    她是以灵魂状态出现的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她灵魂的本质,他的师姐。

    她很着急,她有无数话想和他说。

    但是有道牵引力正把她拉离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别急,师姐。我来找你。

    往后无数奇异古怪世界,楚容陪着她直到她离开。

    修真世界,楚容睁开眼。

    他的天劫,无法度过了。

    万物何以长生

    无情而已。

    可惜他不是。

    地球,Z国,某某大学某某宿舍。

    秦青睡得正香,却被室友的哐当哐当的洗漱声闹醒。

    她迷糊道:“怎么起这么早今天是星期六,没课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课?你忘了我们一起选修了古代汉语学吗?”

    大学生,需要选修几门杂课,修满学分,才能毕业。但是选修课,她们不是惯例逃课吗?

    秦青戳穿室友的谎言道:“说吧,是不是有帅哥”

    “......是的,你怎么知道今天的课听说是那个老头子的学生来代课。咳!咳!是个大帅哥哦!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你。见到帅哥就挪不动腿。”秦青下床,从衣柜里找好要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室友喋喋不休道:“你知道吗?他很禁欲哦,我问了学姐她们要了他的照片,真人真的走的是禁欲风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青打点好自己的西装,她准备出去面试,找工作。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。”室友激动地冲到秦青面前,她有千言万语要赞美。一看秦青现在的模样,全卡嗓子眼了。

    老半天过去,室友脸通红,憋出下半句:“......没你禁欲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秦青想洗洗耳。

    秦青从一个星期前就发现自己的世界变得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她走在路上,每走五十米的样子,必定会遇到一个表白的。

    男的也就算了,她长得漂亮姑且算个原因,但是,怎么女的比男的还多

    秦青以前习惯自己是个低存在感的人,但她现在发现自己十分享受受人瞩目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的思想变得十分奇怪,看到电视上节目夸奖黄河波澜壮阔,秦青就一个想法,黄河就这么点宽度,我跳都能跳过去。

    上专业课,老师苦口婆心在上面讲得嘴角冒泡,秦青在下面摇头感叹,全是误人子弟。

    别人越来越爱夸她帅气,连路边老奶奶都说:“这娃真是俊。”

    秦青:他们只要知道她是女的就好。

    “阿青,你去不去上课?”室友围着秦青打转,眼里是见色眼开的盈盈水光。

    秦青当做看不见。

    她道:“去,课当然是要上的。”

    不去,她起来干嘛。

    她现在做事不喜欢逃课,不喜欢横生变故,活像个老顽固。

    好吧,她只是有预感她能如果去,会遇到一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。至于面试,就让它压根就不存在好了。

    秦青走进教室,不出意料迎来了满堂寂静。

    有人小声议论,是不是新的女老师。

    有人暗自嘀咕,好想冲上去要她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有人在偷偷流口水。

    秦青对这些议论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她不以为意,直接霸占第一排中间座位。

    室友狗腿替她擦擦椅子上的灰。

    等这堂课的代课老师进来,又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他站在讲台上,正对上秦青,觉得自己根本就像是在面对三堂会审。这感觉都是中间的女孩带来的。

    代课老师对在场的人的反应都已习惯,自我介绍道:“我是你们的师兄,受老师委托代课,我的名字是,楚容。”

    室友小扯秦青衣袖,问:“是不是有点你的禁欲风”

    秦青没理她,倒是对台上的人灿烂一笑。

    那么,一切又重新启动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喜欢快穿的小天使,欢迎大家收藏我的预收坑《所有讨厌我的人最后通通爱上我》,戳进作家专栏可见

    【欢迎大家收藏基友预收坑:《九叔万福》[小天使们搜索作者“九月流火”就能收藏了]

    程瑜瑾是双胞胎姐姐,本来定下一门极好的亲事。可是后来她知道,未婚夫靖勇侯之所以提亲是误把她认成妹妹。靖勇侯和妹妹虐恋情深,分分合合,最后才终于冲破阻力在一起。而程瑜瑾就是那个顶替妹妹的大好姻缘,不停陷害妹妹,阻碍有情人在一起的恶毒姐姐兼前妻。

    这一世妹妹重生,一开始就揭露了程瑜瑾的“阴谋”。程瑜瑾被万夫所指,未婚夫也一脸冷漠,程瑜瑾冷笑一声,当着未婚夫的面撕掉婚书。

    众人幸灾乐祸,都等着看她悔不当初。然而靖勇侯等来等去都没有等到程瑜瑾后悔,反而发现前未婚妻嫁给了她的九叔。

    程家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,权力高得吓人的九叔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程元璟点了点小娇妻的眉心,漫不经心说道:“区区靖勇侯,也值得你们俩争来争去?算计他,何如算计我?”

    差点忘了说,他挂名在程家,可并不姓程。他的真名,太子李承璟。】

    【欢迎大家收藏基友连载文:《年代文里做女配》作者:花月春

    一觉醒来,陈佳妮发现自己竟然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。

    男主是她青梅竹马的领居哥哥,也是村里的大队长,女主是刚下乡的知情,两人在一见钟情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谁挡谁倒霉。

    于是被女主当成情敌的女配就只能悲剧了,最后名声被毁,只能远走他乡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佳妮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千万不能和他有啥关系好在现在剧情才刚刚开始,一切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陈佳妮暗自握了握拳头,不准痕迹地离旁边的男主八丈远,好像男主是啥病毒一样,坚决不能和他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怕别人误会,咱俩说话还是离远点吧。”陈佳妮一脸认真地看着男主。

    男主:???从小一起长大的,都要定亲了你才告诉我怕别人误会咱俩的关系!!】

    我的完结文:戳我专栏

    娱乐圈文:《与偶像男团同居的日子》《真人秀女神》

    修仙文:《自从我女变男》《都市修仙聊天群》

    科幻文:《我重生的世界不对!》

    我的连载文:戳我专栏

    娱乐圈言情:《得到男主后我甩了他[穿书]》

章节目录

学霸不易当[快穿]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枫月希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枫月希并收藏学霸不易当[快穿]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