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最快更新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 !

    “我没说要学啊,我只是对这书中的禁术感到好奇,单纯想看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我如今丹田被毁无法修炼,你还怕我偷学禁术不成?”赫连容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赫连月像是被说动了,犹豫再三后还是选择把书交了出去,并叮嘱道:“看完了你便直接烧了吧,这里边的东西被谁见了都不好,若不小心传到外人耳中,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赫连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如愿以偿的拿到书,便立马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赫连月看着她的背影,露出了得逞的笑。

    真是个好妹妹。

    也还是一如既往的蠢笨如猪。

    连你都知道这书中禁术哪怕不能修炼的人也能学,那像我这种曾经被誉为天才的人又怎会不知?

    你以为我轻信你那番话是为了什么!

    等你学会书中秘术,帮我办成此事,我会好好给你上几柱香,并且永远记得你的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国师府。

    国师站在书房外,两眼定定的望着天空,他像是为什么东西着了迷一般,保持着同样的姿势许久都未曾动过。

    可突然间。

    他收回了目光,只见君澜气定神闲地朝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他轻笑着以一副明白人的模样说道:“昨晚在苏六小姐那儿休息得可还好?”

    君澜没搭理国师这番话,眉目冷漠:“三皇子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此事你昨日才托我帮忙,今天便想要答复,未免有些着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跟宁儿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眼下得尽快除掉三皇子这个碍眼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不妨说说,到底是什么重要的事?”国师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。”君澜当然不可能告诉他,这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想快点回去,给她一个隆重的婚礼!

    “你可真无趣。”国师微微叹了口气,然后从袖中取出一张折叠好的纸,夹在指尖递过去:“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君澜接过,打开一瞧,里边写的全是三皇子这些年的罪行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君澜却是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,又将写满三皇子罪行的这张纸还了回去,淡淡道:“我只想要结果。”

    国师笑着将纸收了回来:“这玩意儿都有了,还怕没有你想要的结果吗?不过在将这些罪行公之于众前,咱还得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国师不急着回答,又从另一只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小木盒打开,里边有一只白色的幼虫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物?”君澜问。

    “一种能让人说真话的虫子而已。”国师勾起嘴角笑得像是狡猾的狐狸。

    “你想用这玩意儿让三皇子自己说出自己的罪行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一切的证据,都不如他亲口承认来得有效。只要将它放进三皇子的体内,不出两日,三皇子便能自己说出自己的罪行。”说着,国师将木盒盖上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君澜点头。

    “另外还有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苏六小姐近来恐有危险,你可得叫她多加小心啊。”国师笑道。

    今日天还没亮的时候,他就从睡梦中惊醒,察觉到苍澜国恐怕有大事发生,后来仔细掐算,观测天象,才知晓事情的源头。

    “何人要对她不利?”君澜眼神冰冷,杀意顿起。

    “这你恐怕得去问问赫连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国师话音刚落,君澜便一言不发的走了。

    国师赶紧出声:“等会儿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他也想看看这赫连家的人究竟想干什么,为了一个苏六小姐,竟能做出危害到整个苍澜国的事。

    君澜依旧未语,那张俊脸上满是杀气。

    不知死活的东西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家。

    落风院。

    炎姬睡醒了。

    她睡醒的第一件事,便是重重叹了口气,然后揉着自己可怜的腰坐起身。

    昨晚还是没能躲掉。

    哎——

    腰啊,让你跟着我受苦了。

    君澜那家伙平日对她挺怜惜的,可一到这种事情上就……

    炎姬无力扶额。

    忧伤。

    无比忧伤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炎姬摸了摸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第一回的时候,她就没有吃避孕的药,该不会这么容易中招吧?

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不想这些。

    一切随缘就好。

    炎姬抓了抓脑袋,下床穿戴洗漱好。

    结果打开房门一瞧,门口站着三只灵兽,其中白浔最热情,还冲她打招呼:“昨晚睡得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呃。

    炎姬眼神闪躲。

    该怎么说呢?

    “我昨晚……睡得挺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也是。”白浔说着,指着她的脸:“你瞧瞧你,面色红润有光泽,要是睡得不香,哪能像这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嘴被火火捂住了。

    炎姬投去了感激的目光。

    真是万分感谢!

    否则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接白浔的话了!

    这小东西真是一点也不厚道,什么话都说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火火用另一只手拎着紫狐,扔到炎姬怀里:“我们只是来还它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着捂白浔嘴的姿势,带着白浔走了。

    紫狐趴在炎姬怀里,一脸不爽的样子:“如果可以,下回别再让我看到昨晚那个臭男人!”

    炎姬闻言笑了:“那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除非你别呆在这儿。

    紫狐听到这样的回答表示相当愤怒,直接飞起一脚踩在炎姬那张倾城绝美的脸上:“有什么不可能的!下回你俩要恩爱,麻烦到别处恩爱去!”

    它一想到昨晚自己所受的待遇就来气!

    而且这股气根本消不下去!

    它感觉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!

    炎姬眉眼一抽,将它从自己脸上扒下来,然后又露出了些许小得意的表情:“幸亏你没把我这张脸抓花,不然我家小澜澜会把你身上的毛剃光。”

    紫狐:“你别当人了,当狗吧,我看你做狗这方面挺行的。”

    炎姬:???

    你这说的什么猪话?

    紫狐指着她:“有种别啥事都叫上你男人!”

    炎姬挑眉:“听你这意思,你是想让我亲自动手给你剃毛了?也行,那我就辛苦一下,尽量给你剃个造型出来。”

    紫狐:……

章节目录

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扶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玉并收藏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