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,全本免费小说

最快更新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 !

    炎姬将药箱放到一边,眸中夹杂着淡淡的无语:“幸亏我来得及时,否则你刚才是不是要把你这根手指给跺了?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本王不过是想把腐烂的地方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这般说来,倒是正常之举。

    以前她被子弹打中,为了躲避敌军的追捕,根本不敢去医院,也只能自己动手把子弹取出来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真是糟透了。

    不过呢,像君澜这种男人,就算让他废掉自己一根手指,他怕是也能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,我走了。”现在将军府那边可全靠夜蓉掩护,她还是尽早回去为好。

    “你且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炎姬转过视线,刚想问一句怎么了,结果就看见君澜脸色有些不对劲,然后华丽丽的晕倒在长榻上。

    “喂!君澜,你别吓我!”炎姬拍拍他的脸。

    莫非那条小虫子还能带来其他的副作用?

    “本王没事,你去将军府吧,要是被人发现你不在了,想必会起疑。”君澜的声音明显比之前虚弱了不少。

    炎姬默。

    刚才你叫我等等,现在又让我回去,到底要闹哪样?

    不过,就君澜现在这状况,她还是先别离开了,若不然被府中那些下人发现,怕是要传到别人耳朵里了。

    炎姬将君澜扶起来,慢慢走到床前,让他睡好,还很贴心的为他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但后来想想,就如今这天气,盖着会不会太热了?

    所以,她又把被子给掀了。

    君澜:……

    这小女人在干嘛呢?

    炎姬坐到床边,看着他,轻问:“身体还有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”君澜的声音也很轻,但依旧好听得能让耳朵怀孕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睡会儿吧,等你醒了我再走。”炎姬觉得,自己此刻就像一位伟大的母亲,再细心照顾自己的小孩。

    妈呀,简直要笑哭。

    要是在现代,她遇到这样的上司,绝对要让他加薪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君澜睁开眼眸,看到炎姬两手托腮,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醒了?”她还以为至少要等一两个时辰呢。

    所以还出去弄了点水果进来。

    君澜看了看她怀里的果盘,勾勾唇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吧。”炎姬往嘴里扔了颗葡萄:“不过话又说回来,你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炎姬点头。

    君澜勾勾手指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炎姬摇摇头。

    有话直说便好,干嘛还要这么麻烦。

    “门外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昂?”炎姬下意识朝门口看去,那里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一刻,她怀里的果盘被拿走,而她自己……也被君澜拉了过去,一个不稳,便倒在他强而有力的臂弯中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炎姬刚想开口说话,君澜便将果盘放到一边,还拈起一颗葡萄塞她嘴里:“乖,先不要讲话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一名下人匆忙而来,站在门口,恭敬喊道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里边传出淡淡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宫里人传话,说两日后是太后生辰,让王爷带上王妃,前往宫中赴宴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知道了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下人一走,炎姬就赶紧从君澜怀里出来,嘀咕着:“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爹不碰你娘,哪儿来的你?”君澜此话,也是说得很在理啊。

    “人家是夫妻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咱俩不是?”君澜眉眼带笑,邪魅撩人。

    “咱俩是假夫妻。”炎姬说罢,拿过一边的果盘,继续吃。

    嗯……多吃水果皮肤好。

    “万一搞不好,弄假成真了呢。”

    炎姬额上迅速滑下三条黑线。

    君澜瞧着她那模样,失笑:“行了,本王不逗你了,来说说两日后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两日后……

    是指太后的生辰宴呀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会尽快找到东西,然后回来的。”不然,到了那天,君澜可就要孤零零一个人去赴宴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可以找人假扮成她。

    “两日后你要跟着白令天,而不是跟着本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都已经不是白家的人了,还有什么理由同将军府的人进宫赴宴?

    “那是皇帝的意思,就算白令天再不乐意,也不敢不从。”可惜这小女人当时没看到白令天的脸色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还真是一刻都闲不住。”她是真的不想和白令天走在一起啊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,每每见到她就摆一副臭脸,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!

    不过……太后生辰宴,文武百官可都会去赴宴的,白令天带上她,想必会觉得十分丢脸,心里自然会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这么想来,那跟着去也不错啊!

    这一次,他没办法和君澜秀恩爱,那便当放了君煜和宋莲音一马,换个对象来气一气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到时白令天夫妇面对皇帝和皇后,会如何应对?
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想那么多,若真不愿意去,本王找人代替你便是。”君澜轻弹了弹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倒真希望你能找人代替我和白令天他们一起入宫。”毕竟还是气君煜那小两口比较有意思。

    白令天夫妇都老了,太沉得住气了,没什么劲。

    而且,如果找了替身,到时候白令天和君煜两边都不误,何乐而不为呢!

    “你随本王来,本王带你去见个人。”君澜起身,拉着炎姬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见什么人哪?”炎姬赶紧把果盘放下,任由君澜拉着自己走出了房间:“你也不怕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的地方,岂是别人能够随便进来的?”君澜的语气很平淡,但却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冷傲。

    炎姬没说话。

    确实,这个院子可是君澜的,没有他的命令,谁都不敢擅自闯入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另外一间房,推门而入后,炎姬就见里边坐着一名女子,她身上穿着辰安王妃的衣服,手里还拿着一张什么东西在描画。

    “她是季云,自从你去将军府开始,她便代替你成为辰安王妃。”君澜淡淡道。

    炎姬点头,然后凑到季云面前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回王妃,这是人皮面具。”季云说完,又接着手里的动作。

    人皮……面具……

    面具不重要,但人皮……你们戴在脸上会舒服么?

    炎姬随后拿起一张,仔细看着上边的疤痕:“这都是你画上去的?”

    炎姬随手拿起一张,仔细看着上边的疤痕:“这都是你画上去的?”

    简直太像了,这画功起码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了!

    “属下没有别的爱好,闲来无事之时,便以此来打发时间。”季云说到这儿,脸色还微微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看上去就像个腼腆害羞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但是,君澜身边怎么可能有这种性格的下属嘛!

    君澜双手负后,慢步走到炎姬身边,笑道:“要不要让季云送你一张?”

    “呃,不用了。”开玩笑,这玩意儿她可戴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这个。”君澜拿起季云面前的那一张,递给她。

    这个莫非有什么不同么?

    炎姬迟疑了一会,才接过一看。

    这上面干干净净的,也没有被画上什么东西,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“你让季云戴上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”炎姬又把人皮面具给了季云。

    然而,当季云戴上之后,炎姬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人皮面具果然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,戴上之后能变成千百种不同的面孔。

    就像此刻,如果她和季云混了,君澜能认出哪一个才是她本人么?

    貌似真的找不出问题啊。

    炎姬忽然觉得,现在的自己就像一个刚从农村出来的小村姑……

    “你和季云身形相似,所以哪怕她代替你站在白令天的面前,白令天也不见得能找出破绽。”君澜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甚好。”炎姬表示相当满意:“对了,你有了解过太后的为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太后她老人家可不像皇帝那么喜欢君煜。”毕竟是皇帝的生母,有的时候,皇帝都得让着几分。

    炎姬刚说完话,脑袋就被君澜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不就是随口一说嘛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希望你和这些乱七八糟的皇家人扯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也是?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算。”这里就是一个令他无牵无挂的地方,他若想离开,随时都可以走。

    只是走的时候,必须得把这小女人一并带上。

    炎姬眨眨眼。

    好歹你身体里还流着皇家的血……不过呢,生在皇家在她看来其实就是一种悲哀。

    君澜想必也是这样认为的吧。

    他出生时便没了母亲,如果皇帝未能将他送出城去,他能不能平安长大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说起来,皇帝确实也算勉强做了件好事,但也让君澜从小到大都没体会到父母带来的温暖和爱。

    再看看白宛灵呢,有父母在身边,却同样感受不到父亲和母亲的关怀。

    算了,没事想那么多干嘛,以后路还长着呢,总不能永远活在过去。

    炎姬甩了甩脑袋,然后看着君澜:“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需要本王送送你么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来的怎么回,不劳您费心,拜拜~”炎姬向他挥了挥手,然后像只顽皮的小猫一样,踩着轻盈欢快的步伐,离开了房间。

    季云揭下脸上的人皮面具,轻轻放在桌上:“主子,属下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您可知,您已经喜欢上王妃了。”季云道。

    喜欢?

    君澜在听到季云的话,心神微微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竟然喜欢上了一个才相处没多久的女子,难怪自己总希望能将她留在身边,只有每天见到,他心里才会舒服。

    这……就是喜欢?

    “主子,您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了,属下们可一直都在盼着喝喜酒呢。”季云掩嘴偷乐。

    一般的情况下,她是不敢拿主子开玩笑,但现在可不同,因为提到了王妃嘛,感觉主子的心情都要比平时好许多。

    君澜微微勾唇,看着季云的眼神中隐隐带着一抹不怀好意的笑:“临非追了你大半年,本王还等着喝你的喜酒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他留下风中凌乱的季云,自己走了。

    不是,主子干嘛没事提那个家伙啊!

    季云一张脸顿时红到了耳根,两手贴在脸颊上,都能感觉到很烫人的温度。

    她赶紧拿起桌上的人皮面具戴上,把脸遮住。

    真是的,以后万不敢再和主子开这种玩笑了,主子套路太深,还是远离比较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炎姬回到将军府,整个院子都安安静静的,唯有那嗑瓜子的声音尤为响亮。

    好家伙,早知道这人这么闲,她就该在辰安王府多呆一会儿的。

    “哟,回来了。”夜蓉一边将手中的瓜子壳扔到盘子里,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你妹妹来找过你,好像有什么事情想和你说,我告诉她你在休息,可能晚些时候还会过来。”其实这白小姐也是挺缠人的。

    如果白将军他们同意的话,估计她还会直接搬到这里来住!

    “对了,你家王爷怎么样了?伤势严不严重?”夜蓉嗑瓜子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被虫子咬了。”炎姬淡淡道,自动忽略那什么‘你家王爷’ 。

    “啥?”夜蓉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那小子匆匆忙忙跑来将军府找你,搞了半天就这屁大点的事。”

    炎姬嘴角微抽:“此事说小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一个大男人,被只虫子咬了有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是特别清楚,君澜被那虫子咬伤后,皮肉直接腐烂了。”以前她只知道被什么僵尸之类的伤了,才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难道这个世界也有僵尸或者丧尸这种生物?

    闻言,夜蓉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:“是不是一种极小的黑色虫子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夜蓉在关键时刻很有用啊!

    “那根本不是什么虫子,而是一种力量,名为尸蛊。我不知道君澜怎么会被这种力量伤了,难道……他身边有魔族的人?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这种力量来自你们魔族?”炎姬觉得,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魔族有一件魔器,叫镇魂铃,只要人类身上存在尸蛊的力量,镇魂铃就能把他们变成不老不死的怪物。不过,这个镇魂铃在我离开魔族前就已经失踪了,也不知道究竟是被何人盗走的。”

    若不然,她也能帮忙把那个人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把尸蛊从一个人体内剥离,那这个人还会受到镇魂铃的影响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,镇魂铃对没有受到尸蛊影响的人类起不了丝毫作用。”

章节目录

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扶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玉并收藏凤凰醉:邪君盛宠杀手妃。

顶部